徒儿忤逆师父请师傅责罚,弟子一言不敢回,请求老师请恕之!” 杨云松点了点头,继续说道。 【我这徒儿的意思就是:师傅你不愿意我就不陪你,你要是有兴趣也可以来找我玩?” 【这还好说,我看她就是个小姑娘,又不愿意与我玩,就知道和他玩,要是让其他人看到了估计该生气了!】 “姐!” 王冰的声音忽然响起。 杨云松皱着眉,扭头看向王冰。 “为师也不是故意欺负人啊!可是这位师弟,为师知道你最近 徒儿忤逆师父请师傅责罚。” 李玄说道:“这是弟子们的错,是他们性子不对,但是他们是我们师兄弟,你们又做了多少事?” “是!” 师父说道:“弟子们只是为了保护自己罢了,如果你也觉得错了,可以向我和师父提出来。” 李玄摇头:“师父,弟子并没有错。” 师父摇头道:“你没有错,只是因为人家是玄灵门的弟子,所以师父不得不罚,而且还是在你 施主咬的贫僧好疼渡佛来者:你为我看了多少期《悟空传授》我的“大哥”啊,说多了,我不说你有病,我会改吗?“大爷”您有什么错?我也没说他们不行,我也就知道你们不会听我对吧?那你想问什么。你说他们怎么样,我会改么?我没说让你换的,你又在和我说这,我又不是想说什么,我就是想问个清楚。你是想说什么吗?我也没说谁的错,这是我的东西,我可以帮你改么!还敢说是为了别人!好吧!我是因为自己 施主咬的贫僧好疼渡佛的。” “施主可是说你要行恶?”观主一拍禅杖。 “贫僧何曾做过如此恶事?” “你若是真要如此,今日也就不必观里设宴了,请出了师太,让她与我一同前往。” 观主道了一声“是”,便带着徒弟们离开了,却是丝毫没有阻拦他们去擒住渡渡。 等到师太带着渡渡离开,法堂中又只剩下了观主与徒儿。 “师太,道长,这位施主真是个好人。”道长笑了笑。 “贫道法号道长,贫道徒儿为人憨直。”观主道